您現在的位置是:首頁 > 寵物首頁寵物

沒有野性的《野性的呼喚》

由 瀟湘晨報網 發表于 寵物2021-06-12
簡介儘管《銀翼殺手2049》的編劇邁克爾·格林好像覺得傑克·倫敦的故事不夠刺激似的,在電影中顯著地增加了危險的動作與場景——比如勇敢的巴克在冰凍的河流中進行水下救援,以及它帶領其他雪橇狗一起拉著主人逃脫雪崩之災——但阿拉斯加危機四伏的廣袤荒野仿

聖伯納犬的電影有幾部

傑克·倫敦的小說《野性的呼喚》以十九世紀末二十世紀初阿拉斯加淘金熱為背景,講述了一條名為巴克的狗從溫暖舒適的南方被販賣到冰天雪地的北方後歷經一番磨難,最終回到自然的野生環境,與狼群生活在一起的故事。在惡劣的環境中,巴克的勇敢堅韌和對自由的追求給人們帶來啟發,他在歷練中的成長也為人們帶來希望。

作為美國文學史上的一座豐碑,《野性的呼喚》擁有眾多的影視改編版本。最近上映的最新版同名電影的拍攝團隊與演員陣容堪稱豪華:導演是執導過《瘋狂原始人》與《馴龍高手》的克里斯·桑德斯,編劇是撰寫過《銀翼殺手2049》與《東方快車謀殺案》劇本的邁克爾·格林,攝影師是兩屆奧斯卡最佳攝影獎得主賈努茲·卡明斯基(《拯救大兵瑞恩》與《辛德勒的名單》),演員有哈里森·福特(《星球大戰》與《奪寶奇兵》),奧馬·希(《X戰警》與《但丁密碼》),以及丹·史蒂文斯(《唐頓莊園》與《美女與野獸》)等。然而,如此一部令人期待的作品卻因電腦三維動畫的運用,帶給觀影者截然不同的感受與褒貶不一的評價。

沒有野性的《野性的呼喚》

計算機合成影象違背作品主旨

在19世紀90年代的克朗代克淘金熱期間,一條粗壯的雪橇狗是一種受人追捧的商品,價值與黃金相當。人們用狗拉著裝滿物資的雪橇穿過冰天雪地的廣袤荒野,而郵政服務也主要依靠狗。記錄顯示,當多達5000只狗被運往阿拉斯加時,犬類市場達到了歷史最高水平。當然,對馬和其它牲畜的需求與狗的交易不相上下。然而,傑克·倫敦的經典中篇小說《野性的呼喚》使得狗而不是馬,永垂不朽。

《星期六晚郵報》於1903年以四集連載的形式刊登了《野性的呼喚》。從那以後,有幾部電影都呈現了這個關於生命在不斷掙扎求存的過程中獲得意義與力量的經典故事。克拉克·蓋博1935年出演與小說同名的黑白電影,查爾登·海斯頓在1972年的彩色翻拍片中亮相,還有魯特格爾·豪爾主演、1997年發行的同名影片。這些作品的一個共同點在於:它們都是由一隻血肉豐滿的狗來主演。然而,在今年上映的《野性的呼喚》中,獵犬巴克卻是由前馬戲團演員泰瑞·諾塔裡扮演。具體來說,是將他的表情和動作借用給巴克。其栩栩如生的表情與惟妙惟肖的動作,使得導演克里斯·桑德斯的真人電影處女作看起來有種迪斯尼動畫真人版《獅子王》和《奇幻森林》的感覺。

然而,巴克炯炯有神的大眼睛、極富表現力的臉以及靈活有力的前腿帶給它的卻是一種失真的感覺。觀看過程中一直擔心巴克和其它動物會突然唱起歌來。而將其帶入“現實世界”的合成工作又是參差不齊的。當人類演員撫摸或抱著巴克時,他們的手總是隻比巴克的身體高出幾釐米,而當巴克與其他比例更真實的雪橇狗和狼在一起時,它看起來像是來自另一個維度。不僅如此,在中景和遠景以及快速動作場景中,清晰度與質感的下降,使得表情與動作本來就不無誇張的巴克更像是一個倏忽縹緲的卡通角色,而不是一隻真正的、具有獨立靈魂的狗。這不是一個CGI生物純粹生活在現實世界,就像彼得·傑克遜的《指環王》中的咕嚕一樣,而是猶如一個在現實世界和CGI世界不斷切換的卡通人物。

用電腦三維動畫(CGI)來改編傑克·倫敦的《野性的呼喚》有種難以擺脫的反常之處。這部小說的主旨——面對上古時代的荒野,現代人的自我毀滅,以及重新發現原始本能中未被馴服和不受約束的東西——似乎都由於計算機合成影象而被違背。與此相應的是,除了兩屆奧斯卡最佳攝影獎得主賈努茲·卡明斯基捕捉到育空地區荒野的壯麗景色之外,影片的主要拍攝地點是在數千英里之外的加利福尼亞的攝影棚。如果將所有真實的自然與動物都從電影中剔除,觀者能在多大程度上認真對待一部關於重新發現自然奇蹟及其對人類意義的電影呢?

鮮血淋漓的真實以取悅大眾的方式呈現

如果說如此評價CGI特效的使用有些吹毛求疵的話,那麼導演在處理素材的方式上也不無偏頗。影片的敘事輪廓與原著的故事情節基本一致:一隻聖伯納犬和牧羊犬混種的大狗,在美國南部大法官的家裡過著舒適的生活,遭人綁架後先是被賣到阿拉斯加成為運送郵件的雪橇犬,後來落入淘金者的手中。在與最後一任主人結下深厚的情誼後,聽從野性的呼喚,重返自然,與狼為伍。但原著充滿了虐待動物的畫面,如巴克第一次被綁架後,“穿紅毛衣的男人”教他“俱樂部法則”。其雪橇狗同伴們不僅忍飢挨餓,勞累過度,而且還被傲慢的主人射殺。狗的命運如此,人類的境遇也好不到哪裡去,要麼沉溺於冰河之中,要麼被印第安人謀殺。

然而,幾乎所有這些令人不快的事情都被小心翼翼地以取悅大眾的方式處理掉了。“穿紅毛衣的男人”只有一個場景,而且他的虐待大部分發生在鏡頭之外。巴克的雪橇狗夥伴們永遠不會死,他們只是在螢幕外“逃跑”了。即便是動物之間的爭鬥也非常純潔,在有著利爪與尖牙的野獸之間的搏殺中,沒有一滴血。儘管《銀翼殺手2049》的編劇邁克爾·格林好像覺得傑克·倫敦的故事不夠刺激似的,在電影中顯著地增加了危險的動作與場景——比如勇敢的巴克在冰凍的河流中進行水下救援,以及它帶領其他雪橇狗一起拉著主人逃脫雪崩之災——但阿拉斯加危機四伏的廣袤荒野彷彿被桑德斯麻醉了一般,其中並沒有真正的兇險。而格林雖然給巴克構建了一條學習如何掌握自己命運的完美的成長之路,但卻沒有對原著主題或思想進行更深入的挖掘,如文明對人的異化、集體無意識的召喚以及個體的自我實現,如此等等。

自然在人化,野性在退化

同樣不均衡的還有人類的角色。如心地善良卻心理淺顯的法裔加拿大人佩羅特(奧馬·希飾)和他的妻子弗朗索瓦絲(凱倫·吉蘭飾),殘忍傲慢卻頭腦簡單如卡通人物的淘金人哈爾(丹·史蒂文斯飾)。或許能夠與巴克相媲美的是哈里森·福特扮演的約翰·桑頓。這個與它相依為命的男人不是如小說中那樣遭到印第安土著人的屠殺,而是被賦予了一個原著並沒有的苦樂參半的背景故事。作為一個面對無法安慰的悲劇而拋棄社會的人,福特給自己的角色帶來了一種合理的感傷和厭倦。儘管在拍攝過程中並沒有一條有血有肉的狗可以交流,但他與巴克之間有著不錯的化學反應。

然而,恰恰是老人與狗之間過於刻意的溫情、影片飽和度極高的色調以及柔和沉靜的配樂,削弱了人的悲苦與狗的獸性,還有自然的偉大與殘酷。因此,這部電影與其說是一部動畫真人電影,不如說是一部真人動畫電影。在這個技術至上的時代,自然在人化,野性在退化,這或許是《野性的呼喚》沒能成為一部動物史詩作品的原因。

【來源:北京日報客戶端】

宣告:轉載此文是出於傳遞更多資訊之目的。若有來源標註錯誤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權益,請作者持權屬證明與本網聯絡,我們將及時更正、刪除,謝謝。 郵箱地址:newmedia@xxcb。cn